拉普拉斯之魔 序章

假设冥府的诸位神官企图干涉现世?


(私设:主要角色皆可在埃及找到对应的前世

           凯布利=Aibo

           裘诺=城之内

           安慈=杏子

           卡利姆=利希德)


冥界一向没有什么太多的娱乐。在人间退居流行的游戏,时常伴随死者的到来带进坟墓,并且在闲暇无事的亡魂之间再度死灰复燃。


尽管在生命年华最为璀璨的一刻凋零的年轻人发出不平之鸣,抱怨阴间是何等的落后,要那些习惯现代化科技的家伙怎么办,抗争到最后,他们也只能摸着鼻子自认倒楣,怪罪自己生前为什么不谨慎保养元气。


比如说,随着电脑蔓延全球而退居幕后的RPG,一旦到了阴间,即使碍于想像力不足而无法带入情境,一群亡魂也只能挖空心思苦中作乐地回应GM的期待。


当然,这些过期资讯并不是无名法老的神官今天聚在一起互揭疮疤的原因。


请不要追问到底是哪个恶趣味的神祇出的馊主意。诸位神官原本希望能够引导法老王归向冥界安息,不知道为什么变成和欧西里斯讨价还价,最后位于高维度的神官还必须以角色扮演的方式演绎所有过程,他们的所有选择将会影响到现实世界,欧西里斯表示他只不过是参考未来暗貘良所设计的RPG罢了。


也请不要纠结时间先后顺序的问题,既然已经成神了,代表从远古到未来的所有时间都会如同现在一般展现于神的眼前。


桌上放着童实野市和埃及的全景地图,然而无论触碰什么地方都会立刻浮现当地的虚拟影像,三颗多面骰在地图旁四处翻滚。大多数神官都被分配到一个圣甲虫指示物,可以自动补充牌数的魔术扑克牌,以及一个状似西洋棋的棋子,只不过并非我们所熟知的国王、王后、城堡…,上面的浮雕倒是和千年神器有些相仿。圣甲虫指示物自然代表本身的转世,而由于没有携带过去神官的记忆,所以时常不太听话地爬到其他地方。


尝试分裂灵魂是相当危险的行径,若非看在他们封印邪神有功的份上,这项提议恐怕会在表明的当下立刻被欧西里斯驳回。但是每个人都必须为此支付相应的代价,这些代价会反映为现实当中转世的人格缺陷。


瑟特对欧西里斯的决议十分不服,但是想起绿皮肤的神祇曾经提起:如果不是自己藉由杀死黑暗大神官表达永不背叛亚图姆的意志,他的心脏恐怕就要喂阿米特,如此一来,他也只能忍着不动怒了。他没有明说海马濑人丢失了什么,但是所有人都可以显而易见的发现,海马濑人对于长年徘徊在周围的青眼白龙精灵毫无反应。


伊西斯和利希德失去反抗未来的勇气。这对那位拯救无数次友人,令他们免于暗杀的女神官来说尤为难受。


夏迪出于善意的举动往往会和他的初衷背道而驰。俗称好心办坏事。


精灵拥有支付代价的豁免权,但是与此相对的是,他们无法如同人类一般大幅度地干扰现世,而且只要遇到不珍惜卡片的主人,便随时可能因为失去媒介而自身难保。玛哈特和玛娜分别握有画着自身精灵形象的彩色陶片,他们都对自己无法拿到千年智慧轮的棋子感到遗憾,琪沙拉似乎代替玛娜前往战斗怪兽精灵世界,以便调查最近越发频繁的人类卡片化事件,所有线索似乎被指向名为「杜马」的组织,她向其他人承诺会尽快回来;西蒙捏着圣甲虫形状的铜板指示物,其上以古埃及象形文字写着近似于「武藤双六」的拼音,他显然希望自己能够顶替被封印在千年积木的阿克纳帝的位置,但是代表千年眼的棋子显然完全不受西蒙的控制。


在冥界众所皆知的是,亚图姆和凯布利是一对感情极为深厚的双胞胎兄弟,若说前者代表夕阳西斜——白昼与黑夜的交界,运用自身诡计多端的谋略惩奸除恶;后者便是旭日东升——划破天际的第一道曙光,让人打从心底温暖起来(注:凯布利也是埃及太阳神的其中一个形象,作为朝阳之神,他与日暮之神亚图姆互相对应)。和阿克纳帝表面忠诚,实则心怀芥蒂的样貌不同,凯布利自告奋勇地放弃永远的安息,再度陷入转生的循环之中。


现场所有关系人一致决定在冥界保留部分灵魂,唯恐转世以后缺乏记忆的自己无人监督,反过来妨碍亚图姆追寻记忆;唯独凯布利是仅有的例外,在亚图姆遭受封印以后,下一届法老并不愿意依靠任何保护措施,而是转而仰赖自己和「另一个我」的羁绊,甚至以完整的灵魂义无反顾的投入轮回之河,毕竟凯布利坚信两人绝不会背叛对方,更不可能伤害彼此。


跟他们这群紧咬着昔日辉煌的神官完全不一样,虽然大概是受到长期与平民相处的影响,所以法老的冒牌货显得既愚蠢又鲁莽,但是愿意为亚图姆以身犯险,成为组好千年积木的人选,姑且算是值得嘉许的举动。以上算是瑟特对继任法老的评价。


「什么啊!我们三个全是民间出生的啊!」那位总是在帽子上装饰眼镜蛇的男人,选择性无视了旁边唯一寿终正寝的神官玛娜所进行的反驳。


不过凯布利的转世——武藤游戏拿到千年积木的八年期间,瑟特从自己的属地返回亚图姆在冥界的辖区以后,必定守在芦苇平原尽头的水塘窥探现世,即使使用「望眼欲穿的等待」来形容也不为过。


请不要质疑埃及的转生和日本轮回根本是不同的概念。总而言之,凯布利从欧西里斯口中得知未来千年积木将会流落到遥远的日出之国,于是果断地决定将户籍迁移到亚图姆可能活动的舞台,他耗费数百年的时间才说服天照大御神网开一面,让那些徘徊于尼罗河的古老魂魄再度和亚图姆相聚;简单来说,凯布利顺便造福了瑟特和西蒙的转世,让他们也可以率先前往日本替法老铺路。然而代价如影随形,三个人的转世都失去了操纵黑暗游戏的权利。尤其是瑟特神官在现世的倒影,竟然成为科学主义挂帅的无神论者,被千年锡杖强制登出(或是海马濑人强制登出千年锡杖?),令诸位神官跌破眼镜。好吧…拉神在上,就算瑟特神官心底不见得忠诚于神庙的雕像,他至少也会装模作样地展现一番自己实际上相当匮乏的「虔诚」,毕竟神官必须主持大小祭祀活动,该有的派头架式一样也不能少。那个总是高喊「这不科学」的瑟特复刻版是怎么一回事?确定没有跳脱角色之外吗?


爱西斯似乎认为连神祇也不免对这个胆大妄为的男人有所忌惮,毕竟宗教终归是人心的投射,尤其是三千年以后埃及原本的信仰式微,神祇的力量大不如前,若不趁现在给出限制,以后恐怕会更加无法无天,才会抢先剥夺海马濑人碰触千年锡杖的所有可能。海马硬闯冥界的猖狂举动也应证了女神官的猜想,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评论
热度 ( 4 )
 

© 奇里特 | Powered by LOFTER